返回首页
客户端下载

精准脱贫 引擎咋造——来自江西贫困县的调研

来源:人民日报2016-07-27 11:36

  【人民日报】精准脱贫 引擎咋造——来自江西贫困县的调研(打好脱贫攻坚战)

    动力从哪来?

  贫困群众的内生力,扶贫政策的牵引力,外部帮扶的推动力,1+1+1>3

  南方的冬雨寒意逼人。雨天下不了地,赣州市于都县贡江镇红峰村农民钟观福难得清闲。吃过早饭,他来到村部。村里的青翠园蔬菜专业合作社社员已有好几个聚在这里。

  62岁的老钟是村里的贫困户,夫妻俩患有慢性病,家里3个女儿在上学,典型的因病、因学致贫。

  人穷志不短。钟观福利用自家的1亩多地,在村里率先种起蔬菜。2013年,村里成立合作社发展高山蔬菜。老钟入社后又租了4亩地,去年纯收入4万多元。

  自己的家业自己创。村支书刘良华说,全村有劳动能力的50多户贫困户,全部参与到脱贫产业中来。“光蔬菜,去年全村就种了210亩,今年超过300亩。到2020年全村脱贫没问题。”

  “贫困群众从扶贫好政策中得到了实惠,自然愿意干;种蔬菜和脐橙,村民有基础,也会干。”刘良华说,这两年各级政府对村里的扶贫开发扶持力度空前,村道硬化了,10公里果园道路修通了,光伏发电扶贫项目整村推进……看着村里的变化,贫困户心劲更足了。

  “实现全部农村贫困人口如期脱贫,政府要充分发挥主导作用,让精准扶贫战略更好落地。”江西省扶贫与移民办公室主任章康华介绍,该省已构建五级联动的政府主导扶贫格局:

  ——省级打造“2+23”政策体系,“集团军”合力攻坚。省里出台精准扶贫攻坚决定和贫困县考核办法两个文件,23个省直部门出台精准扶贫工作方案。

  ——市县打造“1+7”工作格局,“特种兵”协同推进。市县都组建扶贫攻坚领导小组,下设产业扶贫、智力扶贫、保障扶贫等7个工作组。

  ——镇村采取“6个1”工作措施,“狙击手”精准扶贫。每个贫困村一个部门定点帮,“第一书记”带领工作队驻村扶,脱贫方案量身定,每户贫困户落实一名责任人……

  “五级联动,让项目从下达到落地,资金从投放到使用全部贯通,能够有效增强脱贫政策的牵引力。”省扶贫与移民办公室副主任胡跃明说。

  政府主导,群众主体,社会帮扶也在发力。

  年初从山上搬进移民安置小区的新房里,于都县罗坳镇大桥村农民陈佛生开始了新生活。他说:“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能住上这么齐整的房子,屋顶还装了光伏发电系统。”

  于都县委常委叶富安告诉记者,陈佛生现在的好生活,跟社会力量帮扶密不可分。农发行对移民搬迁工程实行特惠政策,贷款利率较基准利率下浮20%。光伏发电系统每瓦装机成本价格7.6元,安装企业捐助了1元。

  贫困群众的内生力,脱贫政策的牵引力,社会帮扶的推动力, 1+1+1>3。江西省今年有望实现贫困人员减少超过70万人的目标。

  动力如何可持续?

  改革考核办法提干劲,系统谋划产业强根基,创新综合施策拔“穷根”

  3400个贫困村、119万贫困户、346万贫困人口,是江西省的贫困现实。打赢脱贫攻坚战,建章立制是强力引擎。

  改革完善考核办法,激励和约束共用,提振脱贫摘帽干劲。

  过去,由于“贫困帽”政策含金量高,扶贫工作不显政绩等原因,一些地方脱贫摘帽动力不强,年年扶贫年年贫。

  如何把贫困县的工作重点引导到脱贫攻坚上来?今年9月,江西省改革贫困县考核办法,300分总分中扶贫开发占180分。25个贫困县单独排名,连续两年排前5位,党政主要负责人可优先提拔和重用;连续两年排名后3位且考评计分未达80分的,党政正职由省领导约谈,约谈后若还整改落实不力,则按干部管理权限进行组织调整。

  考核指挥棒一变,压力大了,动力也强了。遂川县委书记张平亮坦言,如今自己投入到和扶贫直接相关工作上的时间,已占到1/3强。

  有一个持续产生效益的产业,贫困群众才有了稳定脱贫的指望,脱贫的动力也才能更强劲。

  但是,发展产业风险大,贫困群众发展能力弱、风险承受力差,实施产业扶贫必须抓住关键、系统谋划。

  章康华介绍,江西推行“四位一体”产业扶贫新模式:选择一个优势高效主导产业,组织一个支撑有力的合作组织,设立一个能放大贷款的风险补偿金,创建一个部门帮扶机制,以提高扶贫产业的专业化和组织化程度,破解资金、销售等瓶颈。

  遂川县的狗牯脑茶颇有名气。汤湖镇的安村茶厂牵头成立了新茗茶叶合作社。“有合作社技术指导,统一销售,种茶没那么难了。”高塘村贫困户梁华中种了4亩茶,已有2亩进入采摘期,加上合作社分红,今年茶叶收入1万元。

  合作社理事长梁奇锂说,这两年合作社已帮助20多户贫困户脱贫,最近又有50多户贫困户申请入社。县扶贫办主任郭小华说,明年合作社贫困户占比超过30%,就能获得15万元的产业扶贫风险基金,凭这能从银行获得最高120万元的贷款。“资金不再卡脖子,合作社发展不再受限,我们有信心带动更多贫困户脱贫。”梁奇锂说。

  压力如何变动力?

  等靠要思想和短视思维亟须改变,贫困县退出机制需尽快出台

  脱贫动力要强劲持久,也面临不少压力与问题。

  贫困群众的思想往往保守,温饱不愁后,他们更容易安于现状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一些贫困村的脱贫工作,主要还是驻村工作队、帮扶干部在后面推着干。“脱贫不能靠政府把群众拖出贫困,更多要靠群众自己干起来。”于都县委书记蓝捷说。

  如何改变干部干、群众看?张平亮说,扶贫好政策要让贫困群众真正得实惠,并且让有积极性的先得,这样贫困群众才会跳出来想干。赣州市扶贫和移民办公室主任黄建平认为,要让一些贫困户率先脱贫,用身边的例子触动贫困群众,调动他们的能动性。

  短视思维也要转变。胡跃明说,对于贫困家庭初中和高中毕业后未继续升学的学生,雨露计划有项目支持他们接受职业教育,减免学费并补助生活费,但江西的报名情况并不理想。“不少贫困家庭觉得继续读书不如早点挣钱实惠,他们意识不到教育培训是‘斩穷根’的关键之举。”他介绍,为了改变贫困群众的观念,他们给符合条件的贫困家庭发信,算细账讲道理,动员他们送孩子接受教育后再实现高端高薪就业。

  打造持续强劲的脱贫动力,还要完善体制机制。

  贫困县退出机制应尽快出台。中央已明确2020年贫困县要全部退出。采访中发现,在一些贫困县,“摘帽”压力不够,导致脱贫动力不足,从而影响减贫进程与质量。采访中,多数贫困县领导表示不会提前摘。“贫困县一年转移支付就有10亿多元,没有这钱,县里连公职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。”一位县委书记坦言,如果没有后续足够实惠的政策,该县会等到2020年最后摘帽。

  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说:“重点县不能都等到2020年一起摘帽,要鼓励有条件的先退,退出后到2020年的扶持政策保持不变。2020年以后,中央还会考虑研究新的扶持政策。”他介绍,目前扶贫办正加紧制定退出方法。

  五指握成拳,力道才更强。扶贫资源整合机制需要完善。采访中,基层对整合扶贫资源的呼声很高,但整合机制尚待完善。

  于都县是江西省两个涉农资金整合工作试点县之一。县财政局局长管宏介绍,目前可整合资金仅限于省、市、县级,数量不多。中央项目资金仍须按照“渠道不乱、用途不变”的原则统筹使用,没有实质上的松绑。“目前这种自下而上的整合,更多还处于实施地点空间上、物理性整合的初级阶段,暂无本质性的化学反应发生,效果有限。”

编辑:石慧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