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客户端下载

山东菏泽精准扶贫 确保到后年年底93.8万人全脱贫

来源:齐鲁晚报2016-09-27 14:12

  9月,菏泽市鄄城县代堂行政村田地里一片农忙的景象,然而这与村民张俊英关系并不大,早上8点半,这位老人像往常一样穿过一条小村路,到隔壁的精准扶贫就业车间,给发制品厂制作假发,一天下来,能赚20多块。张俊英是菏泽市93 . 8万贫困人口中的一员。作为山东扶贫任务最重的地市之一,菏泽市以“一户一案”精准扶贫为基础,以“一村一品”产业扶贫为根本,以“一人一岗”就业扶贫为关键推进扶贫工作,2014年、2015年两年实现减贫43万人,确保2018年底,贫困人口全部脱贫。

  文/片 齐鲁晚报记者 陈玮

  当计件工月赚600元 敢买鸡蛋吃了

  代堂村村民张俊英把已经烫好的假发从木棍上取下来,凑够了12条将它们用皮筋穿在一起,她就赚到了0.24元钱。在她旁边稍微年轻一些的妇女,则是把一条一条假发编成小辫。“我手慢,不跟年轻人一样,一天差不多领上20来块钱。”张俊英每天都来上工,算计着一个月下来能赚600块左右的收入,她咧着嘴笑起来。

  对张俊英来说,车间的工作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她的生活。张俊英和老伴一直生活在黄河滩区,这里一向被认为是贫困户的“穷根”,虽然加固的大堤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水患,可地形限制带来的交通不便,使产业难以进驻,跟大多数黄河滩区的村民一样,张俊英一家四口只能依靠种地和打零工为生。滩区多沙质土壤,一年下来,纯收入只有6000块左右。但对于像张俊英一家一样的世代都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,种地仍然是无法放弃的生活来源。

  可这勉强维持的温饱,被老伴突然的瘫痪打破了。2010年,异地搬迁到代堂行政村之后,他们把地给了儿子分了家。张俊英曾经尝试养羊,可有一天放羊,张俊英被羊拉倒摔了个跟头之后,就放弃了。2014年后,张俊英和老伴就靠着低保和每月的老年人补贴生活,两个人加起来,每年只有4000多块。为了省钱,她和老伴就在门前种菜吃,儿子和女儿给她送钱,她很少留下,“他们有孩子要养,不富裕。”

  可张俊英没想到,目不识丁的她,还会获得工作的机会。2015年,经过摸底排查和村内公示,张俊英和老伴被确定为贫困户,与此同时,张俊英家旁边闲置的村地上,盖起的厂房招计件工。村干部介绍张俊英过去,考虑到张俊英的接受能力,给她安排了最简单的拆装工序。张俊英学了两个多月,领到了第一份薪水。每月有了600块左右的收入后,张俊英开始在市场买鸡蛋吃,离家十几米的路程,也能顾得上照顾老伴。

  一人一岗 送岗上门

  张俊英是菏泽市扶贫工作的缩影。

  菏泽在精准识别中发现,全市55%以上的贫困人口具备劳动能力或部分劳动能力,但有的文化程度低,有的超过法定劳动年龄,有的因病因残不宜外出打工,有的因照顾老人、孩子不能外出打工。为让这部分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就业,实现“挣钱顾家两不误”,菏泽实施“一人一岗、送岗上门”服务,增加他们的收入,减轻政府兜底压力。

  鄄城县地处黄河滩区,曾经是国家贫困县,贫困人口分布广,迫切需要一条覆盖面广的脱贫路子。经过调查论证,张俊英所在的代堂行政村“扶贫就业车间”扶贫模式逐渐扩展到全县,积极引导发制品、户外家具加工企业,利用村小学旧址、原村级活动场所和闲置民宅等,在村里设置外协加工点,吸纳贫困人口在家门口就业。入选的企业,也要满足就业门槛低、老人妇女容易上手,并且保证就业人员每天至少有20元左右的收入,一般在60元左右,实现“一人就业、全家脱贫”。据统计,仅鄄城县扶贫就业车间直接安置和辐射带动67603人,其中贫困人口27039人。

  与此同时,对于劳动能力强的贫困户,他们从事的又是另外一种项目。比如,与张俊英简单的劳动不同,代堂行政村村民张巧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和技能,她分到的工序,则是把理顺的假发编成一个个发辫,每个发辫的样式还不重样。依靠着每月2000多块的收入,张巧在去年就摘掉了“贫困户”的帽子。

  郓城县张营镇百蔬园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,每年可向市场供应无公害蔬菜15000吨,首先录用的就是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,一共带动贫困户530户,贫困劳动力每天工资在60-100元。贫困户年均可增收2.5万-3万元,很多贫困户,实现了当年脱贫。而在郓城县郭屯镇魏张楼村设置的蔬菜产业项目,以较低的价格租给有技术、有能力的种菜户和贫困户,所收取租金还可用于帮扶有养殖传统和无劳动能力的贫困户。

  扶贫企业人力成本能减少三分之一

  今年过年,鑫冠帽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郭瑞霞从青岛回鄄城彭楼镇老家探亲,听说镇上要建扶贫就业车间,厂房由扶贫帮扶单位出资建立,还通了水电,企业不仅能直接进驻,还能免一年的厂房租金。今年3月,郭瑞霞就把青岛的车间转移到了彭楼镇的就业扶贫车间。

  对于创业者来说,扶贫也能给企业带来不少利益。“青岛人力成本高不说,而且根本没有年轻人愿意干人工活,有一批货甚至因为人手不够,差点延期。”郭瑞霞介绍,他们第一个月就从彭楼镇招收了七八十个女工,企业的人力成本也因此减少了三分之一。

  据了解,扶贫就业车间解决了企业用工贵的问题,能降低企业近40%的用工成本,同时也使劳动密集型产业得以发展壮大。今年上半年,鄄城发制品产业税收增长了32 .4%,户外家具增长了136%,实现了脱贫攻坚与产业发展的良性互动。

  “这个车间长期都在这儿吧?要是没了,我收入不就突然断了吗?”鄄城县代堂行政村村民刘秋红表达了自己的担忧。

  而这也正是扶贫的难题。根据多方调查,鄄城县选择了发制品、户外家具、服装加工等产业进行重点培植。规划建设了4个发制品产业园。目前,鄄城县发制品企业达到216家,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06家,吸纳就业7万多人。规划面积107万平方米的户外休闲用品产业园正在建设,已有32家企业签约入园。郓城县则大力发展光伏、乡村旅游等产业精准扶贫,全县发展露地菜面积22 .3万亩、蔬菜大棚3.2万亩、食用菌大棚1120亩、果树1.1万亩。通过“一村一品”强化产业支撑,确保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人人有岗位、四季有活干。

  不光收入增加 观念也发生了变化

  对于不少贫困户来说,扶贫企业给他们带来的,不光是经济收入的提高,还有观念上的变化。

  在彭楼镇的鑫冠帽业有限公司扶贫就业车间,绣花、缝帽顶、剪线头,不同的工序由不同的人负责。刘秋红从计件人那里领了一筐成品太阳帽,做剪线头的工作。然而此前,却没有一家工厂肯收留她。由于脑血管破裂,刘秋红左腿没有知觉,加上先天身体矮小,行动和能力都有很大的局限,有的工厂负责人一看就坚决表示不接收。再加上要照顾婆婆和孩子,刘秋红无法到很远的工厂打工,家里的重担只依靠打零工的丈夫,有时一个月接不到活,家里就没了收入。

  而如今,每天8个小时靠在这里干活,按照计件工资,一天能赚60多块,这让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“你看我也能干点活赚钱,是吧?”刘秋红抬头咧着嘴笑,又继续工作。对刘秋红来说,最重要的是她学到了一些手工技能,这让她觉得,自己也有了些本事。而村民张巧也凭借着制假发的手艺,当上了就业车间的负责人,培训新来的村民做工。“扶贫就业车间,在增加了贫困群众收入的同时,增强了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,培养了一批经济能人和技术能手,由‘输血'变为‘造血’。”鄄城县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郭瑞霞介绍,实际上,企业与村民的磨合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成本。郭瑞霞记得,最初招工时,虽然来的人多,但是随意性特别大,有人干了一会儿不请假就走了,有的妇女看到别人做得比她快,还会劝他们“慢一点”,甚至有的车间的村民,还很容易出现“抱团”和闹矛盾的情况。“非常难管理,他们缺少技能,上手慢一些,质量也不好,让他们返工,有的就发脾气。”郭瑞霞说。

  后来郭瑞霞也制定了制度,并逐字逐句向他们解释,比如有事不来做工要请假,质量不好要无偿返工。“对长期在家的村民来说,需要有个过程适应企业的管理。”郭瑞霞说,现在来做工的村民多数已经向着自律、集体化的方向发展,甚至有的村民开始比谁做得又好又快。

编辑:刘波